渡江战役纪念馆(安徽名人馆)管理处
热线电话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 > 学术动态

胜利的见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红旗

作者:杨学功 日期:2018-07-03 点击:13537

有两面这样的红旗,分别印有“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60多年过去了,它们依然闪耀着红色的光芒。

这两面旗帜就是在渡江战役中英勇的渡江先锋队横渡长江,插在江南国民党守军的滩头阵地——香山、黄山的旗帜。旗帜,体现着渡江战士的英勇无畏和伟大理想。

1949年年初,百万人民解放军浩浩荡荡开赴长江北岸,誓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进行到底。解放军在百万民工的支持之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飞过万里长江,扑灭尚在挣扎的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为了顺利渡江,第5兵团的15军被光荣的任命为渡江突击部队,而15军中的44师担任着第一梯队,主要任务是:与华阳镇附近展开突破敌江防,歼灭当面之敌,占领香山、黄山,保障主力渡江。

4月21日,毛主席、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下午三时,15军炮兵开始试射。四点四十五分,实施效力射,首发即将敌灯塔摧毁,对敌震撼很大。接着灯塔东南土矶垄附近敌人的弹药所被击中,顿时火光冲天,江水抖颤,南岸烟雾弥漫。指挥所内一片欢呼,部队也倍受鼓舞,士气陡增。与此同时,我突击部队130团全部和131团1营开始登船,沿长河向江边运动。余晖中,十二里长河挤满战船,指挥员昂首挺立于各自船头,轻声吆喝着“左舵”、“右舵”,原来不识水性的战士此时都已成为熟练的水手。炮声寂落了,桨声显得更急。

七点三十分,船至河口,才发现长河上的浮桥事先未予拆除,一时队形拥挤,更增添了紧张的气氛。突击部队仓促处置,团长李钟玄择舞大斧,奋力抡砍。经两小时紧急操作,清除了河面障碍。幸亏敌人没有发现我军企图,只有零星的盲目射击。

此时天下小雨。江面上愈加迷茫,数百只战船出华阳渡口入江,沿着江堤一字排开。130团在河口以西,131团1营在河口以东。部队到位后,抓紧校正登陆目标,焦的地等候出击命令。

二十三点,求之不得的东北风起。船工们喜出望外,说“天随人愿,共产党有福”。军即号令启航突击。我航渡编队如离弦之箭,争趋中流。各船的尾灯像天上的星星落下来,洒满了江面。远远望去,桅杆如林。

十几分钟后,四十四师报告:“船到江心,一切顺利。”部队在向南岸冲击过程中,以“有进无退,争取渡江第一船”为战斗口号,表现得十分顽强。130团团长李钟玄面部负伤,顾不上包扎,挺立船首,指挥部队接敌。第三营营长所在船上的船工水手都负了伤,全船同志伤亡达到四分之三,副营长陈起贵同志英勇牺牲,营长李学增也负伤两处,但大家仍情绪高昂,高呼口号:“只有前进,绝不后退,坚决完成任务”六连一排战船后舱被敌炮击中,二班大部分伤亡,船工牺牲,江水涌入船舱,情况十分严重。乘坐该船的六连长罗金印不顾自己多处挂彩,拼力扳舵,并且一边组织部队排水堵漏,一边鼓舞大家:“人人要做硬骨头,加快速度靠岸!”突击船队越抵近敌岸,敌人的火力越密集猛烈,在距敌岸一百公尺左右时,“红三连”二排战船上的老船工被流弹打伤,接着桅杆也被炮火削断,连同帆篷倒入江内,船失控了。战士张国正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迎着弹雨,把定舵柄。指导员周福祺见兄弟战船相继超越,心急如焚,指着那面写着“打过长江去”在风雨中猎猎翻飞的红旗高声呼喊:“我们不能辜负全团上下的信任,真英雄真好汉,关键时刻在考验!”战士们拿起铁锹、钢盔奋力划水,他们的战船重新冲到了前面。131团1连4班战船被敌人手榴弹炸了个窟窿,江水直往里灌,船身下沉。胸部负伤的副班长赵强将缆绳系在腰间,跳入水中,迎着敌人的疯狂扫射,忍着剧烈的伤痛向岸边游去,脚一着地就转过身来,不顾一切地拉船上岸。

在我军将士的英勇行为面前,敌人惊恐了,用火焰喷射器封锁滩头,妄图阻我上岸。我突击部队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赴汤蹈火,抢滩登陆,呼啸着冲向敌人阵地。

十一点五十分左右,130团2营首先于航标灯塔附近登陆。3连在夺取江岸阵地后,向香山前进,在5连的协同下,一举占领香山。

与此同时,131团1营也在友邻配合下,以两个连迂回包抄,一个连正面攻击的办法拿下了黄山。130团3连和131团3连把“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两面大旗插上了香山和黄山主峰,傲然招展。并按照事先的约定,信号员立即发出了3颗绿色信号弹。当信号弹飞上被炮火映红的天空,照出了众多看到欣喜的面庞。

                          (渡江胜利纪念馆  杨学功;渡江战役纪念馆  王高)

分享到:

上一条:这道题,您选A还是B?

下一条:二十一军的安徽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