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战役纪念馆(安徽名人馆)管理处
热线电话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 > 学术动态

二十一军的安徽情结

作者:葛刚 日期:2018-07-03 点击:14076

雄关漫道,铁血征程。为纪念陆军第二十一集团军组建70周年,该军政治部汇编的文集——《拂晓征程》收录了渡江战役纪念馆撰写的《二十一军的安徽情结》。现将全文摘录供大家赏析。

 

众所周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集团军,隶属兰州军区,军部驻中国西部重镇陕西省宝鸡市。1300公里之外的安徽(简称皖)则位于中国中东部。这两者之间有关联吗?本文将以二十一军的安徽情结为主线,探究二十一军的军魂所在。

一、土地革命时期——“红旗永远插在大别山”

毛泽东曾高度赞扬红28军(二十一军前身)“很有成绩、很了不起”,正是在毛泽东的深切鼓励下,我军将士舍生忘死、前仆后继,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

1935年2月3日,时任鄂东北道委书记高敬亭根据上级指示,再次组建红28军。面对与中央音信隔绝、身陷重围的绝境,凭着中央转移时留下的一封坚持敌后斗争的“指示信”,他们始终忠心不改、坚守使命。正如高敬亭在组建大会时说的那样:“只要我们一心跟着共产党,我们就一定能够把红旗永远插在大别山!”

从此,红28军将士们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孤军奋战鄂豫皖、九死一生保火种,独立坚持在大别山区开展3年游击战争,以不足2000人的兵力牵制了国民党军17万余人,先后在45个县建立了红色政权,有力地支援了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1937年7月,当毛泽东得知鄂豫皖红28军的境况后,连说:“喜讯!喜讯!看来蒋先生又给我们逼出来一支打不散的队伍!”并高度赞扬道:“红28军很有成绩、很了不起!”

短短一句“很有成绩、很了不起”,饱含了毛泽东对这支红军部队以少胜多喜人战绩的肯定,也是对敢打必胜革命信念的肯定,更是对铁心向党忠诚品格的肯定。正是在毛泽东的深切鼓励下,无数官兵舍生忘死、英勇战斗:通信员张全贵重伤被俘,遭敌人严刑拷打,为保守秘密咬断舌根,直到敌人惨无人道将其剥皮致死,年仅18岁;一级战斗英雄刘正昌九负重伤,一次差点被当成阵亡烈士掩埋,尚未痊愈又投入新的战斗;鄂豫皖边区创始人吴文宝,父子同阵,一门忠烈,赤胆忠心从不动摇。

二、抗日战争时期——“开创多个一”

1. 第一枪

打响了新四军抗日的第一枪。

在大别山坚持了3年游击战争的红28军(二十一军前身),在高敬亭的领导下,坚决执行党中央关于建立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果断作出主动与国民党地方当局举行停战谈判的决定。

为了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整治国民党军队的“恐日病”,以鼓舞士气,振奋民心,1938年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高敬亭挥师东进,于4、5月间抵达安徽无为、巢湖等地。针对日军扫荡,5月12日,高敬亭率领部队在巢湖蒋家河口设伏,仅20分钟就击毙日军20余名,新四军无一伤亡。此战打响了新四军对日作战的第一枪。此战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涨了我军的抗日士气,赢得了人民的鼎力支持。

2.一份报纸

游击支队的将士们一手握枪去战斗,一手执笔播真理,逐步发展形成了“崇文尚武”的优良传统。

1938年9月,以儒将而著称,时任新四军游击支队(二十一军某师前身)司令员兼政委的彭雪枫,在安徽淮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创办了《拂晓报》。彭雪枫在《拂晓报》创刊词《拂晓报——我们的良友》中写道: “‘拂晓’代表着朝气、希望、革命、勇敢、进取、迈进、有为,胜利就来的意思。军人们在拂晓要出发,要进攻敌人了。志士们在拂晓要奋起,要闻鸡起舞了。拂晓催我们斗争,拂晓引来了光明。”

1939年秋,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应彭雪枫之请,专门为《拂晓报》题写了“坚持游击战争”6个大字,并在给彭雪枫的信中说:“《拂晓报》看到几期,报纸办得好,祝同志们继续努力,做出更好的成绩。” 《拂晓报》也成了宣扬革命真理和我军将士风貌的一个重要窗口。报纸发行数量和范围越来越大,从300期开始,发行到延安、重庆、西安以及华北等地,受到报界知名人士范长江等人的交口称赞,甚至还一度发行到印度、法国、英国、美国、苏联、加拿大等10多个国家,并参加了1943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万国报纸博览会。

广大官兵凭着“一支笔胜过三千支毛瑟枪”的革命情怀,更加积极地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和毛泽东战略思想,而彭雪枫的《拂晓报》、拂晓剧团、骑兵团这“三件宝”,也成为二十一军精神文化的源头,形成了“拂晓”文化品牌。

三、解放战争时期——“百万雄师过大江”

在安徽参加了推翻蒋家王朝的最后一战——渡江战役,为新中国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1949年4月15日,国共双方代表团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商定4月20日签字,但南京国民党政府拒绝签字。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命令总前委发出了从即日起进行渡江命令。

二十一军的三个师是1949年1月15日奉命从山东南下安徽合肥,作为中路突击集团的一支劲旅准备实施渡江。在军长滕海清、政委康志强、吴咏湘参谋长的指挥下,战前组织周密侦察,搞好渡江演练,组织好部队伪装,3月14日迫近长江江岸,经两个多月的准备。于4月20日晚上在安徽贵池、铜陵渡发起渡江,下属六十一师、六十三师为突击队,六十二师为预备队。于1949年4月20日晚,按预定部署发起渡江作战,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冒着国民党军,军舰和江防炮火的拦截,在安徽贵池—铜陵200多华里的江面上登船起渡,迅速攻占了鲫鱼洲等江心洲。随后迅速由安徽广德至吴兴一线以南向杭州进击,其中二十一军最早解放杭州,及时的稳定了社会秩序,保障了百姓的安宁。

 

其实二十一军与安徽的情结不仅仅是这样,例如第一任军长滕海清就是安徽金寨人。时光流逝,当二十一军在安徽辉煌的传奇褪色成了一页页泛黄的史册,当昔日的风华被历史的潮汐一一吞没,留下的,是你们用信仰铸成的丰碑。

分享到:

上一条:胜利的见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红旗

下一条:决战1949年:如何面对美国可能的出兵